喝茶是一种小小的确切的幸福!

更新时间:2020-09-19 14:28:50     浏览:115

 朝夕树下,常备一碟小菜,半杯醇酒,微醺兴致,提水煎茶,“坐酌泠泠水,看煎瑟瑟尘”,听山顶传来的晨钟暮鼓,看云卷云舒,花红叶落,细水长流,乐在山水之间。

喝茶是一种小小的确切的幸福!(图1)

    留一盏茶,港湾是家

    坐在我对面的这位叫老石,是位船东,也是每年从鹿岛捕鱼的,众多船东里的一员,黝黑的皮肤被日光打磨的发亮,湛蓝的海魂衫与海天平分一色,四五十出头的年纪,手掌是粗大有力,依稀记得,上次见面还是在他的渔排上,一转眼间,这回相聚又是漫步了几个秋天。

    半晌人生半盏茶

    “每个早晨七点半就自然醒,风铃响起又是一天云很轻…”毛不易的歌声总是能让我内心平静。

    接连半个月的狂风暴雨,成都终于迎来了雨后初晴,明明已经立秋,8月底的成都依旧是30度高温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不再像普通的女孩子那样喜欢喝奶茶店的奶茶或果汁,也不似大多办公室白领那般钟情于咖啡,而是疯狂迷恋于茶。对我来说没有最喜欢的茶类,因为每一类茶我都喜欢。

    茶香一缕,似花非花

    朋友千里迢迢给寄了一小包正山小种,密封的严严实实。没有急着打开,等忙过了一段,找了一个下午,午睡醒来,还微微有点懵懂着,闲来无事,慵懒却轻松。煮水,烫杯,将那茶打开泡了一壶,坐在窗边慢慢喝着。

    茶汤在白瓷中潋滟,一圈金边明净又圆润,我在心里赞了一声,真是好汤。

    茶味,品的是人间百态

    没有什么比茶更称得上百饮之首,也没有什么比品茶更能品出人间百味。

    茶滋味,是古稀老人躺在摇椅上手中一杯云华氤氲的白雾醇厚,是深夜归家的上班族冲泡出的放松疲劳的一抹芬芳,是下午时分相聚闲谈的中午人保温杯里的从容淡泊,是炒茶人指尖翻过的千百新叶,和衣衫上沾染的瑞草清香。

    所谓清欢,只在茗碗炉烟

    苏轼在一首《浣溪纱》中有云:“雪沫乳花浮午盏,蓼茸蒿笋试春盘,人间有味是清欢”所谓“清欢”就是清雅恰适之乐,就是泛着白色泡沫的刚刚煮好的茶加一盘春笋的满足,而古人那四十件乐事,哪一件不是类似这样的清欢呢?相比古人的风雅,现代人活的太匆忙、太乏味了。

    时光浅淡素颜修行

    工作之余的日子,耳听鸟鸣,远观山青,不经意间,生活、心态,都发生不少变化。

    独处,让人有更多的时间来细品生活。“我书意造本无法,点画信手烦推求”,家中开辟出写字的场地,笔墨纸砚不算上乘,但简简单单中自有一份写意与自在。九月里阳光如菊,风从山谷里吹来,夹着点秋林的甜香,素颜的女子,长发及腰,穿宽大的家居服,往案前一坐,顿时墨香袭来,心思沉迷于古人的点画顿挫,忘情忘我。

    寻访千利休:无穷花

    三年前,经老师推荐,在学茶的同时看了这部电影。回忆起来,初打开这部电影,不禁担心我可有此耐心看完这部电影。怀着对茶的敬畏,竟也看完了,其印象最深莫过于千利休的茶道以及他说的那句我只对美低头,还有被那帧姗姗来迟的月夜飞鸟图的惊艳。